论中国梦与生态文明建设

编者按:

     《东岳论丛》2014年第9期(总第243期)刊发了我中心主任黄承梁的文章:《传承与复兴:论中国梦与生态文明建设》。该文是全国首篇系统论述中国梦与生态文明建设的文章。我中心全文转载如下,以飨读者。

 

传承与复兴:论中国梦与生态文明建设

黄承梁

 

  [  ]中国梦以实现国家富强、民族复兴、人民幸福和社会和谐为基本内涵,探求中国现代化发展的历史镜鉴、人民幸福的精神血脉、民族复兴的根本力量。社会主义生态文明从语境到文明意识、从理论实践形态到五位一体总体布局、从生产关系范畴到制度建设范畴,无不凸显其战略地位、历史地位的不可或缺性,时代必然性。探求中国梦与生态文明之间的关系,我们发现,中国梦阐释生态文明建设的传统、当下与未来,为人类社会向更高级的文明形态迈进开启新范式;生态文明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绿色属性,中国梦,生态文明梦,美丽中国梦。

    [关键词]中国梦 生态文明 融合 范式

 中国梦是以实现国家富强、民族复兴、人民幸福和社会和谐为基本内涵,以历史的眼光、时代的变迁、文明的复兴,探求中国现代化发展历史镜鉴、人民幸福精神血脉、民族复兴根本力量的思想基石、制度机制和实践指南。中国梦励志人民共享人生出彩机会,总结历史、阐释当代、启蒙未来,指导从实践到认识和从认识到实践的全过程,是个人与社会、认识与实践的辩证统一,是文化思想性、哲学理论性和实践指导性、践行性的辩证统一。中国梦是中华文明历史演进的必然结果。中国梦深刻道出了中国近代以来历史发展的主题主线,深情地描绘了中华民族生生不息、不断求索、不懈奋斗的文明史。习近平同志指出:中国梦是在改革开放30多年的伟大实践中走出来的,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多年的持续探索中走出来的,是在对中华民族5000多年悠久文明的传承中走出来的,具有深厚的历史渊源和广泛的现实基础。

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建设,以中国传统文化中固有的天人合一和中庸之道为其深厚的哲学基础与思想源泉,以深刻反思工业化沉痛教训为现实动因,以促进和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为基本要义,努力要求推动形成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现代化建设新格局。社会主义生态文明从语境到文明意识,从理论与实践形态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社会主义生态文明从不断解放和发展绿色社会生产力到建设美丽中国、实现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社会主义生态文明从深化生态文明体制改革到加快生态文明制度建设,从党的十七大到党的十八大,从党的十八大到十八届三中全会,一系列新思想、新理念、新实践、新体系,无不凸显出生态文明建设历史地位和战略地位的极端重要性。习近平同志指出,建设生态文明,关系人民福祉,关乎民族未来。他要求,要清醒认识保护生态环境、治理环境污染的紧迫性和艰巨性,清醒认识加强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以对人民群众、对子孙后代高度负责的态度和责任,真正下决心把环境污染治理好、把生态环境建设好。

中国梦与生态文明密不可分。中国梦昭示着生态文明建设的中华文明之根;中国梦承载着中华生态文明传统断裂的历史伤痛和时代阵痛;中国梦开启生态文明建设的新范式。积极投身生态文明建设,必将促成中华民族的绿色复兴,必将促成全世界可持续发展的新潮流,必将促成“我们这个世纪面临的大变革,即人类同自然的和解以及人类本身的和解。[1]

一、中国梦昭示着生态文明建设的中华文明之根

中国梦是在对中华民族5000多年悠久文明的传承中走出来的,具有深厚的历史渊源。学贯东西的英国学者马丁·雅克曾著述指出,中国的国家意识以及中国人的公民意识,并非觉醒于最近几百年,并非同西方国家一样觉醒于民族国家时期,而是觉醒于文明国家时期。[2]比如祖先祭拜的习俗、独特的国家观念,儒家价值观等,这些思想和观念都源自文明国家时期。换句话说,中国是由其作为文明国家的文明意识所塑造的。“万物有所生,而独知守其根(淮南子·原道)”,中国梦的根在于中华五千年文明,中国生态文明的根也在于这五千年的文明之中。

五千年中国传统文化的主流,是儒释道三家。在它们的共同作用下,中华民族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文化体系,那就是“中”、“和”、“容”,即中庸之中、和谐之和、包容之容。它们包含的崇尚自然的精神风骨、包罗万象的广阔胸怀而成为中华生态文明立足于世界的坚实基础。天人合一则既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主体,又是中华生态文明的特质。老子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庄子说:“天地者,万物之父母也”;易经强调三才之道,将天、地、人并立起来,天道曰阴阳,地道曰柔刚,人道曰仁义;相较于老庄天人观,儒家则介于二者之间,对自然和人为加以调和,其主张可谓中道。孔子说:“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礼记说:“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认为人只要发扬“诚”的德性,即可与天一致。汉儒董仲舒则明确提出:“天人之际,合而为一。”这既成为两千年来儒家思想的一个重要命题,又确立了中国哲学和中华传统的主流精神,显示出中国人特有的宇宙观和中国人独特的价值追求和思考问题、处理问题的特有方法。当代中国儒家学者颜炳罡先生谓之“中国性”。颜炳罡说,在儒家那里,天人合一主要有两个向度:其一,由个体而达成的与天合一,它指每一个生命个体都可以通过自身德性修养、践履而上契天道,进而实现“上下与天地合流”或“与天地合其德”的天人合一;其二,天人合一是指人类群体与自然界和谐共处,它指天是人类生命的最终根源和最后归宿,人要顺天、应天、法天、效天、最终参天。[3]这是生态文明的中华智慧。党的十八大要求建设美丽中国,树立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生态文明理念,将生态文明的基本内涵始终以中华民族深厚的文化积淀和历史智慧为底蕴,中国梦于生态文明,给人以希望、信心和力量。

需要特别指出,天人合一是中国哲学的基本精神,也是中国哲学异于西方的最显著的特征。对此,近代大儒、哲学家冯友兰先生指出,西方人本质上是宗教的,中国人本质上是哲学的。[4]西方文明传统是人类中心主义。人类中心主义在人与自然的价值关系中,认为只有拥有意识的人类才是主体,自然是客体。价值评价的尺度必须掌握和始终掌握在人类的手中,任何时候说到“价值”都是指“对于人的意义”,人类可以为满足自己的任何需要而毁坏或灭绝任何自然存在物。基督教教义《圣经》中说,“凡地上的走兽和空中的飞鸟,都必惊恐、惧怕你们;连地上一切的昆虫并海里一切的鱼,都交付你们的手。”“凡活着的动物,都可以作你们的食物,这一切我都赐给你们,如同菜蔬一样”。这里找不到中华文化那种“赞天地之化育”、“与天地参”、“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的天人合一境界的半点影子。中国梦强调对对中华民族5000多年悠久文明的历史传承,这种理念终将促使当代中国和世界生态文明建设向中华传统生态文明思想的复归,并使我们能够率先反思并超越自文艺复兴以来就主导人类的工业文明,成为生态文明的引领者。

二、中国梦承载着中华生态文明传统断裂的历史伤痛和时代阵痛

中国梦是在对近代以来170多年中华民族发展历程的深刻总结中走出来的,既记录着中华民族从饱受屈辱到赢得独立解放的非凡历史,又承载着基于中国生态文明传统断裂而形成的历史伤痛和时代阵痛。自1840年爆发鸦片战争、中国逐步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始,至1949年,整整109年,中华民族才迈出了赢得民族独立、人民解放的第一步。而这109年的历史,战争与战乱所形成的对祖国山河、土壤、林木、水源以及居住环境的生态灾难,特别是因日本侵华战争实施野蛮的“三光政策”、施放毒气和细菌战而形成的生态灾难,持续时间之长、规模之大、破坏之巨,在世界范围内都是罕见的;新中国成立后,面对国内经济的满目疮痍、一穷二白和西方列强的政治孤立、经济封锁,急于扭转乾坤的新中国领导人和勤劳朴实的中国人民,忽视科学、忽视客观自然规律和经济规律,大跃进、大炼钢铁,对森林、矿山和生态环境的破坏,也是灾难性的;改革开放以后至今日,尽管我国环境保护工作取得积极进展,生态文明建设上升为国家战略,但总体来看,我国经济增长方式还是过于粗放,能源资源消耗还是过快,资源支撑不住,环境容纳不下,社会承受不起,发展难以持续。发达国家上百年工业化过程中分阶段出现的环境问题,在我国已经集中出现。长期积累的环境矛盾尚未解决,新的环境问题又陆续出现。主要污染物排放超过环境承载力,水、大气、土壤的污染相当严重,环境污染源日趋复杂。

从近代以来170多年中华民族发展历程深刻总结中走出来的中国梦,揭示了一个基本事实,即当代中国的生态文明建设是在中华生态文明传统断裂的历史背景下负重传承。由中国梦所揭示出的这种当代中国建设生态文明历史基因的复杂性和极其特殊性,使得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的成功经验可以完全帮助中国解决当前的生态环境压力和所面临的严峻挑战。如何应对这种压力和挑战,理性地回应挑战,负责任地履行我们的使命,我们逐步认识到,西方工业文明的优势是规模化生产使人类商品迅速丰富,缺陷是对地球资源的消耗与污染急剧加速,而前者正是通常被人们忽视、却被西方国家主导了近200年的所谓文明优势;后者却是由中国梦所承载的伤痛所导致的中国人对自身探索模式的自信缺失,同样也缺失对工业文明弊端充分批判的人文底气。其结果,如生态文明,在党的十七大要求树立生态文明意识后的相当一段时期内,我们缺乏对中国理直壮建设生态文明正当性的论说,更不要说获得国际社会的应有认同。我们甚至一度逻辑错误地将生态文明归结为西方文明的成果,以中国的雾霾,以偏盖全,全然否定生态文明建设的中国主张。这存在一个心理全面问题。美国的汉学家白鲁恂(Lucian Pye)曾评论指出:“中国不仅仅是一个民族国家,她更是一个有着民族国家身份的文明国家。中国现代史可以描述为是中国人和外国人把一种文明强行挤压进现代民族国家专制、强迫性框架之中的过程,这种机制性的创造源于西方世界自身文明的裂变。”[5]西方工业文明的200年,在人类文明发展的历史长河中,只是一个小小的阶段。恰如美国的政治理论学者马歇尔·伯曼所言:“成为现代的就是发现我们自己身处这样的境况中,它允诺我们自己和这个世界去经历冒险、强大、欢乐、成长和变化,但同时又可能摧毁我们所拥有、所知道和所是的一切。它把我们卷入这样一个巨大的旋涡之中,那儿有永恒的分裂和革新,抗争和矛盾,含混和痛楚。”[6]探寻近代170多年中国梦所饱含的中华民族从饱受屈辱到赢得独立解放的非凡历史,理解中国梦所承载的基于中国生态文明传统历史断裂而形成的时代阵痛,要求我们淡定而理性地看待中国生态文明建设的曲折性、复杂性和艰难性。中国的环境保护和生态文明建设,固然离历史性的转折还有很大的差距,但也断然不必妄自菲薄,相反,我们需要对中华传统能够重塑和重构当代中国和世界的生态文明给予必要的历史敬重和时代自信。

三、中国梦开启生态文明建设的新范式

 中国梦是在改革开放30多年的伟大实践中走出来的,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多年的持续探索中走出来的,具有广泛的现实基础。中国梦的本质内涵是实现国家富强、民族复兴、人民幸福和社会和谐。美国《侨报》曾评论指出:新中国诞生的最大推动力是当时拥有全世界人口四分之一、百余年来饱受列强欺凌、曾创造人类辉煌文明的民族要独立富强的内在要求,中共成功运用了适合中国的方式将之变为现实。[7]当代中国,国民经济综合实力实现由弱到强,由小到大的历史性巨变,综合国力明显增强,国际地位和影响力显著提高;人民生活实现由贫困到总体小康的历史性跨越,正在向全面小康目标迈进;科技、文化、卫生、体育、环保等社会事业发生了根本性变化,经济与社会发展的协调性不断增强。现在,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有信心、有能力实现这个目标。梦在前方,路在脚下。空谈误国,实干兴邦。遵循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所提供的理论范式,我们同样能够及时准确地把握中国梦所开启的建设生态文明的新范式,形成建设生态文明、实现中国梦的兼容合力、共同支点和行动指南。

 1、建设生态文明、实现中国梦,必须弘扬中华文明。

在人类历史上,中华文明对人类文明作出了巨大的历史性贡献。建设生态文明,首当其冲,在于使人类的思维方式从机械论分析性思维走向生态整体性思维,发展系统性、综合性、非线性、混沌性和开放性系统。这既是建设生态文明的时代共识,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优势。因提出耗散结构 (dissipative structure)而获得诺贝尔化学奖的比利时科学家普里戈津(IPrigogine)先后于1979年、1986年两次评价了中国传统文化整体性思维。他说:“我们正向新的综合前进,向新的自然主义前进。这个新的自然主义将把西方传统连同它对实验的强调和定量的表述,同以自发的自组织世界的观点为中心的中国传统结合起来”[8]、“中国文化具有一种远非消极的整体和谐。这种整体和谐是各种对抗过程间的复杂平衡造成的”[9];“协同学”(Syneraetics)的创立者、美国富兰克林研究院迈克尔逊奖获得者、德国物理学家哈肯(H.Haken)说:“我认为协同学和中国古代思想在整体性观念上有很深的联系”[10]。进入21世纪,中华民族在建设生态文明中,重新获得复兴和崛起、实现中国梦的强大动力和生机,这是一个宝贵的战略机遇。中华文明的伟大智慧和强大生机,有能力从传统生态文明走向超越工业文明的现代生态文明。

 2、建设生态文明、实现中国梦,必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在当代世界,只有社会主义才是建设生态文明的社会制度基石。马克思指出:“共产主义,作为完成了的自然主义,等于人道主义;而作为完成了的人道主义,等于自然主义。它是人和自然界之间、人和人之间的矛盾的真正解决,是存在和本质、对象化和自我确证、自由和必然、个体和类之间的斗争的真正解决。”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实际上已经走向生态文明发展的道路。香港《明报》曾以《生态文明是政治文明的折射》为题刊文指出:“中共十八大报告将国家发展总体布局由四位一体拓展为五位一体,把生态文明升格到更高的战略层面,被视为对社会文明发展规律和民众生态诉求的正面回应。应该认识到,解决中国生态问题的关键不在环境本身,也不完全在环境治理方式和技术上,而是在于对一系列制度性缺陷进行弥补。” “所谓生态文明建设,本质上意味着社会发展结构和包括生产关系等在内的各种社会关系的重组”[11]。党带领人民在建设生态文明的实践中,发展低碳经济和循环经济,加强节能减排,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努力推进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等领域各项改革成果的制度化,努力促成一整套同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相适应的生态文明建设的机制与制度。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走中国人自己的道路,创造新的社会发展模式,生态文明的美好未来是可以期待的。

 3建设生态文明,实现中国梦必须凝聚全民力量。

中国梦是民族的梦,也是每个中国人的梦;中国人民从来没有如此迫切地对生态文明建设充满憧憬。喝上干净的水,呼吸上清洁的空气,吃上放心的食物,既是老百姓心中最朴素的心愿,又是心中最现实的生态梦想。人们的生活方式决定着人的存在状况,也决定着人与自然的关系。生态文明是人的全面发展的条件和基础,而人的发展状况则又影响着生态文明的状况。《孟子·尽心上》云:尽其心者,知其性也。知其性,则知天矣。存其心,养其性,所以事天也。有梦想,有机会,有奋斗,一切美好的东西都能够创造出来的。每一个生命个体都可以通过自身德性修养、践履而上契天道,实现“上下与天地合流”的天人合一。现代社会盛行的“物质主义—经济主义—享乐主义”生活模式,不是天人合一的价值追求;新的生活方式是简朴生活和低碳生活,抑制“异化消费”和过量消费,提倡“绿色消费”。由个人生活方式转变汇聚成的全社会向生态文明生活方式的转型,也是中国人民共同享有的人生出彩机会!我们必须以全民的智慧和行动,使祖国的天更蓝、地更绿、水更清、空气更洁净、人与自然的关系更和谐。

 中国梦,生态文明梦!任何一个能够引领民族发展进步的梦想都是美好的,它是有根的梦,它是现实的梦,它是未来的梦!建设生态文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必须从中华文明5000的历史传承中“接着讲”,必须从在改革开放30多年的伟大实践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多年的持续探索中走出来的中国经验中“照着讲”,必须从如何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行动战略中“想着讲”。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此乃建设生态文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注释:



[1]马克思、恩斯格.马克思恩格斯全集(1),人民出版社1956年版,第603页。

2(英)马丁·雅克.当中国统治世界,中信出版社2010年版,第165页。

[3]颜炳罡.天人合一与生态文明, 齐鲁晚报,201349

[4]冯友兰.中国哲学简史,北京大学出版社,1985年版,第89页。

[5](英)马丁·雅克.当中国统治世界,中信出版社2010年版,第1页(序)。

[6](美)马歇尔·伯曼.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商务印书馆2003版,第16页。

[7]中国新闻网.新中国60周年成就巨大,奇迹来自中国模式,2009929

[8] 席泽宗:《科学史十论》,复旦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37页。

[9](德)尼科里斯.探索复杂性,四川教育出版社2010年版,第246页。

[10](美)傅伟勋.从西方哲学到禅佛教,三联书店1989年版,第223页。

[11]佚名.生态文明是政治文明的折射,明报(香港),20121113

 

 
发布时间:2014-09-28 发布人:吕复华 来源:理论研究部
地址:济南市科院路19号院部大楼4楼402室
电话:0531-82605846
联系邮箱:bft@qq.com hailxun@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