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生态系统与生态文明建设

蒋高明 李彩虹[1]

一、中国生态系统类型

    生态系统是指在一定的空间和时间范围内,在各种生物之间以及生物群落与无机环境之间通过能量流动和物质循环而相互作用的一个统一整体[2][3]。全球共有十大陆地生态系统,我国占其中九类,分别是热带雨林、常绿阔叶林、落叶阔叶林、针叶林、红树林、草原、高寒草甸、荒漠、苔原,我国唯一缺乏典型的非洲萨王那群落(稀树疏林草地生态系统),但是中国的四大沙地(浑善达克、科尔沁、毛乌素、呼伦贝尔)在健康状态下其结构与功能恰恰是“萨王那”类型[4]。这样,我国是世界上唯一囊括全球陆地生态系统的国度。简要介绍如下:

   (一)热带雨林 

   热带雨林是热带高温潮湿气候条件下的地带性生态系统,所需要的气候条件是年平均温度在24 °C以上, 年平均降水量通常高于1800毫米[5]。由热带种类组成的高大茂密、终年常绿的生态系统类型。我国的陆地南缘处于北热带,属印度-马来西亚的雨林大类,主要分布在广东和广西南部、云南南部及西藏东南部。雨林的特征是物种丰富,乔木高大、层次多,有老茎生花和板根等雨林的特有现象,藤本和附生植物丰富,一些藤本植物可以杀伤附主,成为雨林中的“绞杀者”,这也是雨林特有的。除了典型雨林外,我国还有山地沟谷雨林分布,具有一定的季风常绿阔叶林特点,樟科植物明显增加,茶科、壳斗科和裸子植物较常见。热带雨林里的主要动物,大家都不陌生,有亚洲象、长臂猿、犀鸟、鹦鹉、眼镜蛇等。

   (二)常绿阔叶林  

   常绿阔叶林年平均温度 15-18 °C,年平均降水量 1000-2000 毫米。中国的常绿阔叶林生态系统最为典型,主要分布在我国广阔的亚热带地区,在丘陵、山地均有分布,所跨的纬度很宽。典型常绿阔叶林为中亚热带水平地带性类型,分布范围为北纬23°40′-32°,东经99°-123°之间的中亚热带地区,分布海拔在中亚热带东部为1000-2000米以下,西部为1500-2800米,主要见于长江以南至福建、广东、广西、云南的北部。常绿阔叶林的显著特征是叶片革质、叶片排列方向与光线平行,因此也有人称之为“照叶林”。该生态系统类型的指示动物有绿孔雀、金丝猴、狗獾、豹猫、大熊猫等。

   (三)落叶阔叶林  

   落叶阔叶林是暖温带亚湿润大区的生态系统类型,一年中至少有4个月平均温度大于10 °C, 年平均降水量 500-1000 毫米。以落叶栎林和落叶阔叶混交林(或称杂木林)为代表。中国的长江流域以北,在没有人为破坏之前,基本上为落叶林所覆盖。该类生态系统显著特征是,冬季落叶、季相分明、结构清楚、生物量较大;林子里分布有虎、野猪、鹿、锦鸡、腹蛇等指示动物。

   (四)针叶林  

   针叶林是中国境内分布最广的一种类型,从北到南,从东到西,几乎均有分布,概由于纬度和高度造成温带降低有关。针叶林的北方界限,就是整个森林带的北方界限,是地球分布乔木的最北点,也是高山森林的分界线。这就是说,往北走,或向山上走上去,看不到针叶林,也就没有森林分布了。针叶林由松杉类植物,如云杉、冷杉、松、落叶松等所谓的“针叶”树木组成,叶的形状其实不都是针型的,也有条形叶、鳞型叶、针、鳞两型叶等。针叶林里,大家熟悉的动物有驼鹿、猞猁、紫貂、松鸡、松鼠等。

   (五)红树林  

    红树林是我国海岸湿地类型之一,发育该类型的气候条件是年平均温度大于20 °C,  雨量大于2000 毫米,是我国自然生态系统分布面积最小的一个类型。自然分布于海南、广西、广东、福建、台湾等省区。现有面积约 1.5万公顷,包括26种真红树, 11种半红树。中国红树林天然分布北界为福建福鼎县,人工引种北界为浙江乐清县。

   (六)稀树疏林  

   中国境内目前没有发现真正的非洲类型的热带稀树疏林,但是,根据多年研究,我们认为中国的“四大沙地”,即浑善达克、科尔沁、毛乌素、呼伦贝尔在健康的状况下[6],其景观和生态系统的结构与功能恰好是典型的稀树疏林类型,其生产力略高于非洲的“萨王那”生态类型。在中国,该类型目前被混同为沙漠,或混同于草原,其重要生态价值尚没有得到充分的重视。中国稀树疏林指示植物有沙地榆、白桦、山定子、沙柳、红柳、赖草、羊草、金莲花、红门兰,指示动物有狼、狍子、沙狐、草兔、鼢鼠等。

    (七)草原  

    中国内蒙古高原分布的草原是全球最为典型的生态系统类型。东起东北平原,西至湟水河谷,东西绵延2500公里,南北跨越16个纬度,分布着广袤的温带草原。我国的温带草原是欧亚大草原的重要部分,具有广阔的生态地理代表性。草原的重要特征是以草为主间以灌木、基本无树、结构简单、生物量中等。黄羊、羚羊、野驴、骆驼、狍、狼、狐和多种啮齿动物是活动于该景观中最重要的野生动物。

    (八)高寒草甸  

    这种类型过去一直是笼统地被称为草原的,实际上这是与草原有明显区别的一个特殊的生态系统,是分布海拔最高、面积很大的生态系统。世界上海拔最高,温度最低,气候最寒冷,自然条件最为严酷的高寒草甸就分布在我国的青藏高原。这类草地由于温度低,生长季节短,往往下面的冻土还没有融化,夏天就过去了,故有机物质分解很慢,土壤有机质含量很高,但有效养分常很缺乏。家畜也很具特色,牦牛、藏羊是其代表。除了这些家养动物,中国高寒草甸的指示动物还有藏羚羊、藏野驴、野牦牛、兀鹫等。

    (九)荒漠  

    从字面上理解就是荒凉的大漠。其特征是气候极端干燥,降水极少,日照强烈,日夜温差很大,风力很强而且持久。根据不同成因以及地貌上的差异,荒漠又可分为沙漠(沙质荒漠)、戈壁(砾质荒漠)、岩漠、泥漠、盐漠等等。我国新疆、内蒙古西部、甘肃西部、宁夏等干旱区,如河西走廊、准噶尔、塔里木、柴达木等巨型内陆盆地,荒漠分布最广。荒漠生态系统的指示植物有骆驼刺、白刺、中间锦鸡儿、胡杨等,指示动物有骆驼、鹰、猫头鹰、沙鼠等。

   (十)苔原  

    地球上的南极、北极、青藏高原,号称地球上的“三极”,在这样严酷的环境下,也有生命存在,也分布有生态系统,这样的生态系统发育的气候因素为,年平均温度小于0 °C, 雨量5-300 毫米,昼夜温差可达到30 °C,在这种环境下的生态系统特征是有永久冻层,生长季仅2-3月,群落简单,以藓类和地衣为主。我国虽不在南北极,但地球的第三极青藏高原的最高峰分布在我国,长白山虽然没有南北极的指示动物,但是却分布有苔原上的苔藓和地衣等优势植被,因此,中国境内也有该类生态系统分布。长白山之所以分布有苔原,主要是纬度偏北,加上高海拔而形成的。

    二、生态系统的服务功能

    生态系统的功能主要包括三个方面,物质循环、能量流动和信息传递,三者密切相关[7]。能量的单项流动和物质周而复始的循环是一切生命活动的齿轮。生态系统中的信息传递是一个比较新的研究领域。在生态系统中,种群与种群之间,同一种群内部个体之间,甚至生物与环境之间都可以表达、传递信息。能量流动、物质循环和信息传递都是生态系统的重要功能,它们通过多种方式把生态系统的各个组分联系成一个有机整体。

    生态系统功能侧重于反应生态系统的自然属性,而生态系统服务则基于人类的需要,反应了人类对生态系统功能的利用[8]。生态系统不仅创造与维持了地球生命支持系统,形成了人类生存所必需的环境条件,还为人类提供了生活与生产所必需的食品、医药、木材及工农业生产的原材料。生态系统服务功能的内涵可以包括有机质的合成与生产、生物多样性的产生与维持、调节气候、营养物质储存与循环、土壤肥力的更新与维持、环境净化与有害物质的降解、植物花粉的传播与种子的扩散、有害生物的控制、减轻自然灾害等许多方面7。

    三、中国生态系统退化与治理

    虽然生态系统具有很多服务功能,然而,非常不幸的是,我国的生态系统都处在不同程度的退化过程中[9]。森林生态系统中,500年以上的老龄林现已凤毛鳞角,林龄100-200年以上也不很多,大面积分布的森林生态系统,都是中龄林或幼林[10]。除了众所周知的森林锐减、荒漠化扩大外,那些过去较少受到破坏或轻度破坏的高寒草甸、温带草原和红树林也出现了严重退化。如青藏高原是世界上海拔最高、面积最大而独特的生态系统类型,也是我国重要的牧区之一。由于长期对草地的超载过牧和不合理利用,高寒草甸生态系统退化非常严重,总体生产力极度下降[11]。

    再以红树林为例,红树林是世界上公认的具有高生产力、高生物多样性生态系统之一。中国的红树林主要分布在福建沿岸以南,历史上最大面积曾达25 万公顷,50 年代约剩5 万公顷,而现在仅剩 1.5万公顷[12]。建国以来,特别是近 20年来,由于受到掠夺性采掘、砍伐和违背科学的低效能利用,目前沿海红树木资源受到空前的破坏。

    生态系统退化造成生态功能衰退,由此诱发各种生态灾难,造成重大经济损失。1998年仅长江和松嫩流域特大洪水,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就超过2000亿人民币!造成2150多万hm2农作物受灾。生态破坏加剧了贫困,影响了社会安定。在我国一些沙化严重的地区,当地农民被迫远走他乡,成为生态灾民。

    针对生态系统退化的严酷现实,中国政府实施了具体的治理措施。如在半干旱区,合理安排农业、林业、牧业的比重;对弃耕地和退化草场实施封育,促使植被自然恢复;采取分区轮作或轮收,限制载畜量;在工程措施上,采用生物固沙为主、工程措施固沙为辅的固沙方法。在干旱区,以绿洲为中心,在绿洲外,建设围封沙育草带,在绿洲边缘,建设乔木灌木结合的防沙林带,在绿洲内部,建立窄林带与小网格护田林网相结合的防护林系,等等。

    经过几十年的努力,中国荒漠化治理已取得明显成绩。第三次全国荒漠化和沙化监测结果显示:中国荒漠化和沙化土地面积实现自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来的首次双缩小,整体扩展趋势得到初步遏制。在这一大好形势下,国家林业局又申请启动了全国性防沙治沙计划,争取到2030年,在巩固前期治理成果的基础上,沙化土地总面积逐年减少;到2050年,能够治理的沙化土地基本得到治理,最终在沙区建成较为完备的生态体系。

   “十二五”以来,我国湿地恢复与保护工作明显提速。按照新的规划,国家级湿地自然保护区、国家重要湿地范围及其周边敏感区域内,强化保护区建设,从现有的473个湿地类型的自然保护区中,选择222个投资建设,另外建设13个野生稻保护小区,对4处严重退化的国家级湿地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实施移民。

    其次,针对森林退化与石漠化问题,国家采取了相应的工程治理措施,如天然林保护工程、自然保护区工程、石漠化治理工程等,所有这些努力都已取得明显的治理效果。2011年,国务院批准实施的《全国主体功能区规划》,更突出强调了生态环境的保护功能,将国土空间划分为优化开发、重点开发、限制开发和禁止开发四类,这些具体措施将极大地促进生态恢复工作。

 

   四、生态文明建设

   2013年7月1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致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年会贺信中指出:“中国将按照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理念,贯彻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基本国策,更加自觉地推动绿色发展、循环发展、低碳发展,把生态文明建设融入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各方面和全过程,形成节约资源、保护环境的空间格局、产业结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为子孙后代留下天蓝、地绿、水清的生产生活环境。”习总书记从战略高度上,再次肯定了中国生态文明建设的决心,发出了发展绿色GDP的政治信号。那么,怎样理解生态文明呢?

   第一,生态文明是最高的道德文明。现在,人们考虑利益多于道德,考虑个人多于别人,考虑家庭多于社会,考虑富人多于穷人,考虑人更多于其他生物。在发展过程中,人类很少对其他生命存在感恩心理,对于给我们提供“衣、食、住”条件的动物、植物、微生物,很少存在“怜悯之心”,很少崇尚自然、敬畏自然,更缺少关爱生命、善待生命的道德良知。如果有一天,全社会能够对不会说话的一草一木给予关注,不是简单地利用它们,而是呵护它们;对野生动物的态度不是吃掉它们,而是欣赏它们、关爱它们,那么,人类社会就进入了一种高度道德文明的生态社会。

     第二,这是全球可持续发展的必由之路,甚至是挽救地球生态系统的最佳选择。人类走过了原始狩猎文明、农业文明、工业文明、后工业文明,目前正在进入生态文明阶段。农业文明基本解决了“吃饱穿暖”问题,工业文明则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居适行捷”问题,后工业文明或者信息革命带来的是人类传递信息的便捷性,即进入“信息爆炸”时代。然而,工业文明以及近代人类技术能力进步所造成的负面影响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人类要在地球上继续生存下去,必须考虑以生态文明为主导的发展与消费方式。

    第三,中国可持续发展能力建设的需要。改革开放近30年来,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然而代价也是惨重的,这就是愈演愈烈的环境污染。中国在扮演“世界工厂”角色的同时,环境污染也由境外转移到了境内;异军突起的乡镇企业又将污染从城市赶到乡村;现在又有污染企业“北上西进”的明显趋势。要遏制这种趋势,必须从战略高度上认识生态环境问题。“先污染,后治理”,等有了钱再来治理环境污染和生态退化的观点是极其错误的。

    第四,生态文明是人类文明的最高准则,是社会进步的最高象征。在目前地球上所有的生命中,人类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食物链上的成员,而是在制造甚至控制着食物链,并对其周围的自然生态系统施加前所未有的影响。目前,发达国家人口不到15%,却占据了85%的资源和污染排放,如果全人类都这样发展,地球生命系统将变得更加脆弱。因此,没有生态文明指导的物质文明和技术文明是不可持续的文明,是人类不得不抛弃的文明。

     第五,生态文明是一种行动。强调生态文明不是停步不前,简单机械地回归自然,而是用整体、协调、循环的原则和机制调整产业结构、增长模式和消费方式,从征服型、污染型、破坏型向和谐型、恢复型、建设型演变,强调人与自然、人与人以及代际之间的公平性。那种以人类为中心或者以“我”为中心的狭隘的发展理念,甚至是为了发展“可以适当破坏一下自然”的做法都是很危险  的。

 

 [1]蒋高明,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博导;李彩虹,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2]李博.生态学.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0

 [3]李振基,陈小麟,郑海雷.生态学.北京:科学出版社,2004

 [4]蒋高明.以自然之力恢复自然.北京:中国水利水电出版社,2008

 [5]张荣京,邢福武.热带雨林的生态特点. 生物学通报,2007,42(4):21~23

 [6]中国的四大沙地包括浑善达克、科尔沁、毛乌素、呼伦贝尔,总面积15.6万平方公里,相当于60%英国的陆地面积。

 [7]戈峰.现代生态学. 北京:科学出版社,2008

 [8]冯剑丰,李宇,朱琳.生态系统功能与生态系统服务的概念辨析. 生态环境学报,2009,18(4):1599~1603

 [9]刘国华,傅伯杰,陈利顶,郭旭东. 我国生态环境退化的类型、特点及其分布. 生态学报,2000,20: 15~21

 

[10]陈灵芝.中国退化生态系统的类型及其成因. 中国退化生态系统研究(陈灵芝、陈伟烈主编),北京: 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1995,24~60.

[11]兰玉蓉. 青藏高原高寒草甸草地退化现状及治理对策. 青海草业,2004, 27~30

[12]国家林业局.中国湿地保护行动计划.北京:中国林业出版社,2000

本文载陈宗兴、朱光耀主编《生态文明建设》(理论卷),北京:学习出版社,pp134-141

 

 
发布时间:2014-06-26 发布人:吕复华 来源:理论研究部
地址:济南市科院路19号院部大楼4楼402室
电话:0531-82605846
联系邮箱:bft@qq.com hailxun@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