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画的创作应具时代精神

张志民近影

《泰山赋》 2012年 170厘米×130厘米 张志民

《历山诗话》 2007年 420厘米×158厘米 张志民

《地涌金莲》 200厘米×125厘米 朱全增  (山东省美协常务副主席)

《山东百位历史文化名人——柳下惠》雕塑 刘大力 (山东省美协副主席)

《舜耕历山》壁画 一九八五年 张一民  (山东省美协名誉主席)

《台湾风情》油画 一百五十厘米×一百五十厘米 二○○九年 毛岱宗 (山东省美协副主席)

山水画的发展进程与时代有着无法分割的关系。当代社会,如果我们还都是去画古人那种逃避现实、归于山野、风花雪月,这是不符合这个时代感觉的。艺术创作应该是与时俱进的,有时代痕迹的。新中国成立以后,曾出现的一批优秀画家和好作品,像石鲁的《转战陕北》、《南泥湾途中》,钱松喦的《红岩》、李可染的《万山红遍》、《娄山关》等,都代表了那个时代。这些作品体现了李可染先生提出的“为山河立传”的主张。20世纪前半段的大部分时间里,祖国的山河被侵略的战争给破坏了,新中国成立以后,涌现出一大批为新的建设、为祖国的大好山河立传的艺术家。

  对当代艺术家来说,我们要发扬为“祖国山河立传”的传统,但还要有新的责任。我以为,这个新的责任就是:不但为山河立传,还要为祖国的山河呐喊。随着经济建设的大发展,破坏祖国山河自然环境的问题也日益严峻,这既不符合科学发展观,更不符合时代提出的建设生态文明,促进人与自然和谐的理念。中国的自然资源人均来说比较匮乏,我们应该有强烈保护自然环境的意识,有些不能开发的必须禁止。所以说画家应该“为祖国的山河呐喊”,以艺术的形式,提高人民的环保意识,宣传资源浪费是可耻、犯罪的观念。我近年来所画的一些具有环保意识的、渴望自由家园的作品,就是批评那些盲目开发的人,就是宣传大自然和人以及动物这种亲密一致的关系,美好的家园本是可以“诗意的栖居”的地方,不要滥无节度地开发。我曾经画了一批《北山后洼的轰鸣声》的作品,在上面题字写到:机器的轰鸣意味着人类又开辟了一片新的领地,然而动物却再次失去了家园。有些人说你的画法和从前不太一样了,是不是年龄的问题?我说:“不是年龄上的问题是思想上的问题。”在创作时,我是思想在前,技法在后。我不能把石涛、八大的画法搬到当代画面上来,如果是用石涛、八大的画法,去画《北山后洼的轰鸣声》是绝对不行的,那么我就必须找到一种新的语言。新的语言是什么呢?我以为,新的语言来源于“生活”,其中“生”是指在当代的创作当中,要体现两个方面:第一是生疏的“生”,让我的画面出现一些生疏感,“画到生时是熟时”,是技法上的体现;另外一个“生”是生命的生、活生生的“生”,让它感觉到一种生机,有一种时代的生生不息的感觉,让自己的画有生活、有生机、有生命。当今时代,更需要画家勇于承担历史责任,关注自然,关注生活,提高作品的思想深度,体现时代精神,彰显一个艺术家对社会的责任感。 

  张志民,号张大石头,男,19562月出生于山东省阳信县,1983年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同年留校任教。1985年深造于中国美术学院(浙美)山水画高研班。现为山东艺术学院院长、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山东省文联副主席,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席。

    作者:张志民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发布时间:2013-02-08 发布人:张叶 来源:主任办公室
地址:济南市科院路19号院部大楼4楼402室
电话:0531-82605846
联系邮箱:bft@qq.com hailxun@gmail.com